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日记
  离哈尔滨十七公里有一个小镇,叫拉哈。周围有三个村屯,分别是黄旗村、拉林铺子和夏家窝棚,人口较为密集。   周嫂生在北坡的黄旗村,是嫁到拉哈镇来的,三十六七岁,人长得不错。丈夫早几年去镇西的诺敏河摸鱼时淹死了,留下她和一个三岁的女儿在镇西头街面上开了家卤肉店。那时候日本鬼子已经侵占东北好几年了。   快入秋的一天,周嫂的小店里突万年历然进来两上穿黄褂子的日本兵,其中一个用生硬的汉语说要吃卤肉。周嫂认出他是前几天刚来过的一个日本兵,周嫂以前见过他,她和这个日本兵都经常去镇中心的菜场买菜。前几天这个日本兵到她的卤肉店里喝了会儿闷酒,吃完喝完发了阵子呆便付钱走了。当时周嫂还想,这个小眼睛的日本兵还算风水对家人健康的影响仁义,不少日本兵都来吃喝过,没有给钱的。   周嫂给他俩切了一盘子卤肉,又拿了些大葱和酱,两人要了酒对坐着喝起来。临走时他眼角很湿地对周嫂说,要打仗了。   当时也坐在酒铺屋角的一个中年男人问周嫂,这些日本兵经常来吃喝么?   周嫂说就最近这几天,他们来了老是喝闷酒,有时候还吵架。   那个中年男人也起身结了账,临走时对周嫂说,苏联红军要打过来了。   果然,几天后的一个夜里,拉哈镇的周遭就响起了隆隆的炮声。   周嫂想真是打仗了,自己这小店得及早关门,战乱年代哪还能做生意哟?正当她盘算着带女儿去五里屯躲避时,那个中年男人又来到她的店里了。中年男人将门关好后对她说,大嫂你别怕,我是东北抗日联军赵尚志部的。   周嫂吓得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说,咱妇道人家不懂官事,跟咱说你的身份做啥?   男人拿出一张发旧的黑白照片和一个银手镯,周嫂惊愣了一下说,咱哥是你们的人吗?   男人说是,你哥是咱们的三排长,他死在双丰铁路战中,是被日本人打死的。   周嫂哭着说你想让咱做啥?   那中年男人说,你要尽快接近那个喝酒的日本兵。   男人走后,周嫂将女儿送走,自己留下来继续开店。   两天后的一个傍晚,那个小眼睛日本兵又来了,周嫂给她切了盘卤肉,还外带着做了两个可口的菜。日本兵有些微醉的时候,周嫂说你是个不错的人。周嫂这句话把日本兵说哭了,他从怀里掏出钱夹,抽出张照片递给周嫂看。照片上是他和一个日本女人及一个小男孩的合家欢。   两个人喝了会儿,日本兵就将周嫂抱住了。周嫂浑身抖了抖想挣脱开,却忍了,两人脱衣上床睡在了一起。   天快亮的时候,日本兵醒了,不好意思地说自己的良心坏了。  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,周嫂知道了他叫远村,是北海道学府的属龙的属相婚配表一个教师,被强行应征入伍的。   两人约好了过两天再见面。   两天后,远村来周嫂的小店时见到了那个中年男人,周嫂介绍说是她的表哥。两个男人一边喝酒一边对话,磕唠得挺热乎。   炮声越来越密集,日本兵远村跟周嫂的关系也密切起来,有时候还偷偷跑出来在周嫂的店里过夜,并将一些金银手饰和衣服带给周嫂——另外还有一个本子,上面写满了字。   再过几天,远村所在兵营的一些士兵坐上卡车走了。远村又一来周嫂处喝酒时遇上了周嫂的表哥,俩人喝着唠着坐到了天亮,最后远村答应了周嫂表哥要求的一件事。   没几天的一个深夜,远村所在的城堡被一支抗日队伍攻破了。那支抗日队伍从城堡里缴获了几罐子透明的液体,他们知道那是日军东北731部队历时一年零七个月研制出来的细菌弹。那几石家庄开锁公司 个罐子被送往哈尔风水禁忌知识滨抗日联军驻地,在历时两周的时间内被确定为剧毒液体,具有极大的杀伤力。   在这之后的一个月内,苏联红军向日本关东军发起猛攻的时候,有两个冲锋的连队随身带上了刚刚制造的防毒面具,避免了中毒。   日本兵远村在中国一所特殊养护所生活了三个半月,在侵华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,被作为第一批战犯送回国,周嫂在他养护时期去看了他一,并把那些东西带给他。远村除了把那本子留下后,其它东西都给了周嫂。












算命
哪里算命比较准
算命
免费算命
一位好父亲
   身为警察的他身经百战,受过歹徒的击,那张坚毅和消瘦的脸上写着的是二十多年的公安生活。   此刻他就坐在镜头前,平静、随和,听到嘉宾有趣的话,还会腼腆地笑笑。   有位在场观众问他,我看过你的报道,你空手和歹徒搏斗过,又真实弹地和歹徒对峙过,现在你身上的伤据说有5处,请问哪一战斗最凶险,最让你刻骨铭心?   他歪了一下头,平静地说:那就是我的工作,等我冲上去了,就不会感觉到什么危险。如果有,那么也许就是那一吧。   5年前,我女儿5岁。女儿是五月楼房风水四号出生的,那天正好我休假,我带女儿到公园玩,公属龙的和什么属相最配园有很多游客,气氛很好,没觉得有什么两样。女儿玩着玩着就走远了,但我还是用眼瞄着她。就在此时,我看到一个中年男子从我眼前走过,那人还朝我扫了一眼。我心里就格登一下,出于职业敏感星座日期,我觉得这个人似曾相识,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。   我看到那个男人径直朝我女儿走去,属猴的今年多大我猛然惊觉,这个人像极了多年前我主办的一起案子的嫌疑分子。   我的第一个直觉就是他认识我女儿,他想挟持我女儿报复我。那一刻我心里咚咚地狂跳起来。我站起身,想冲上前去,但看到他就站在我女儿身边,朝我这边看。我竟然跨不出步,也喊不出声。   但奇怪的是,那人站了一会儿,又走远了。   我再一想,就哑然失笑血型配对了。当年那个嫌疑分子早已归案,那个中年男子不过长得和他很像罢了。   这就是我从事警察工作以来第一感到最为凶险的时刻,一直记忆犹新。   他说罢,许多观众都报以热烈的掌声。电视机前的我,为一位人民警察,也为一位好父亲差点流泪。












算命
算命
紫砂壶
算命
返回列表
高级模式 | 发新话题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